首页

搜索

第六十三章 太上掌门

    “赵国赵长河,叩见我东域太上真尊老祖,进献太乙清玄杯一件,五阶中品。极品灵石十颗。另有四阶以下丹药、法器、符箓若干……”

    “符国符毋炲……进献九龙神火罩一件,五阶下品。极品灵石二十颗。另有四阶以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国秦明月……进献离火漫金符一张,五阶上品。极品灵石三十颗。另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队又一队修士,手中玉盘托着各种琳琅满目的法器灵材,在本方元婴真君的率领下,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大殿内,金甲武士的唱名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一件件足以令无数修仙者抢破脑袋的五阶宝物,一颗颗让人垂涎三尺的极品灵石,还有数以千百计的四阶三阶灵材,在嘉禾老祖面前逐一展示。

    任何一件,都曾是这些国家、宗门多方搜集,什袭珍藏的宝贝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却不得不交出来,将它们奉献给高台上的这位化神老祖。

    因为三天前,老祖在攻破云霄峰大阵后,当场便颁下了谕令——

    所有宗门,依照实力大小不等,进贡价值若干的法器灵材,不得有违!

    一时间众人惊讶错愕,叫苦不迭,然而老祖那时正因为云霄宗的忤逆而怒气冲冲,又有谁敢站出来表示反对?

    于是纷纷派出信任的手下,按照清单中的要求返回国中筹集齐备,免得真尊一怒之下,祸及自身。

    好在东西虽多,大体上还在承受范围之内,很明显真尊老祖这是有备而来。敢情万煊塔失窃之后,这位蒙受巨大损失的东域第一人,竟是生生隐忍了几个月,直到现在东域各国重要人物齐聚一堂,这才发出命令,却由不得这些人不敢遵从。

    当然大家也不全是赔本买卖。老祖随后又下令云霄宗各大主峰,任凭这些宗门劫掠三天三夜,以做补偿。

    于是,建宗万年的云霄宗,几乎是迎来了一场灭顶之灾。各主峰中无论是灵植灵兽,还是阵法灵脉,凡是能带走的,全都被掘地三尺,一扫而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黎巨山被杀一事,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唱礼完毕,大殿内已满满当当站了有几百修士。短暂安静后,老祖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一群黑色无领长袍的修士中立即站出一人,声泪俱下地将当日黑风谷一战的经过叙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是邝国的一名金丹长老,当时正跟随在自家老祖身后,追杀天笥峰残敌。后来黎巨山被杀,余者尽数被擒,他也是其中之一。杨珍三日前撤离云霄峰之时,见谷中尚有数千云霄宗弟子,于是将这些俘虏全部留下。原本是希望冯橖将他们做为一份筹码,多多少少改善一下这些弟子的处境。不过云霄峰被攻占后,这些人却是立刻被毫无条件地给放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除了七霞,居然还有三位妖君?”嘉禾眉头紧蹙,心中暗暗冷笑。这一次来云霄宗,果然到处都透着古怪。且不说区区一名金丹女修,竟能指使妖族元婴为其效命,那立国才不过数年的麓国,又从哪里冒出三位妖君?

    还有那个叫杨珍的弟子,不仅死而复活,居然还有一件空间类的法宝。而且那宝贝,听其描述,似乎有些像三千年前曾经大放异彩的紫皇钟?

    听说那法宝已断做几截,不知去向,为何会重新现世?而且,法宝出世,必有祥瑞,为何本尊没有感应?

    种种谜团,都指向这个叫杨珍的小子,可恨那上古传送阵毁了,竟是让这小子给跑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看向站在下首最前方的梁素英,问道:“云霄宗余下诸人,是否恭顺,可有冥顽不化者?”

    梁素英立即躬身答道:“回老祖的话,云霄逆宗有几位不识时务者,弟子已尽数惩治。余者大多还算恭敬,赎罪的灵石差不多已缴纳上来,有些数额不够的,也都以丹药法器替代,或是以族中的灵脉灵田抵押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嘉禾微微颔首。身旁侍立的姬庭坚冷声道:

    “梁素英,这些赎罪灵石,你交五成上来!剩余五成,由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谨遵法旨!”梁素英大喜。这五成的灵石,可是云霄宗那数千弟子,包括数位金丹无数年的积蓄,总价值绝不亚于刚才任何一国缴纳的贡品!

    老祖居然全部赏赐给她,简直是莫大的恩宠!

    天恩浩荡,天恩浩荡啊!

    她心潮澎湃,当即在大殿之中拜倒,正要谢恩,却听老祖接着道:

    “即日起,你暂摄这云霄宗的太上掌门。那个叫冯橖的,是不是堪用,要不要将掌门之位给他,你看着办!云霄宗这些弟子既已知错改过,就全交给你,好好管束!”

    梁素英登时呆住。

    云霄宗如此大逆不道,怎么还让其继续存在着?那些乱臣贼子,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?

    哦,不对,我怎么成了云霄宗的太上掌门!